投資是一種信仰;交易是在交易自己的信念。

投資是一種信仰  文/袁劍

很多年以來,在世界頂級富豪雲集的福布斯排行榜上,巴菲特一直緊隨比爾蓋茨之後,成為這個世界上數一數二的有錢人。
而在以投資為生的人當中,巴菲特則絕對是賺錢最多的人。因是之故,巴菲特成為投資領域當然的無冕之王——一個活著的神話。
一個可以發財的神話,自然會吸引眾多的發燒友和模仿者,而試圖破解巴菲特神話的出版物更是汗牛充棟。
有趣的是,無論人們怎麼虔誠地、一絲不苟地研究和模仿巴菲特,但迄今為止,仍然沒有出現第二個巴菲特,甚至連這種跡象也沒有。
難道,巴菲特真的是難以模仿的嗎?   
由於有無人企及的投資紀錄,巴菲特的發燒友和研究者們傾向於神化巴菲特的投資過程。
雖然巴菲特在選擇投資物件時的確有自己非常獨到的標準,但這些顯然屬於技術層面的東西,應該完全是可以複製和模仿的。既然可以模仿或者複製,那麼,早就應該出現巴菲特第二、巴菲特第三、巴菲特第N了。
但事實證明,這種情況並沒有出現。可見,所謂巴菲特神化絕不僅僅意味著某種技術層面的標準(哪怕這種技術再複雜),而是有著更加個人化的玄妙因素隱藏其中。那麼,這些不可捉摸的因素究竟是什麼呢?   
仔細檢視巴菲特的投資哲學,我們就會發現,巴菲特的投資哲學其實異常簡單,那就是價值投資。
說得更清楚一點就是,利用市場的錯誤,在價格低於價值的時候買進並長期持有那些有價值的股票,而從不理會市場的波動。
按理說,這種簡單明瞭的投資原則應該是絕大多數人都可以理解的。至於如何判斷市場是否出錯,如何判斷公司價值,則完全可以跟著巴菲特依樣畫葫蘆。
然而,即便你認同了這種投資哲學,也完全克隆了巴菲特的投資技術,你恐怕也很難成為巴菲特。因為,就像所有的投資理論一樣,巴菲特這種看上去無比正確的理論並不是無懈可擊的。
一個簡單的理由是,你根本無法判斷市場出錯的程度以及市場出錯的期限。比如一隻值10元一股的股票,你在8元買進,但這檔股票繼續下跌至1元一股。多數人恐怕很難忍受。不僅如此,如果這檔股票徘徊在1元的時間不是一天兩天,而是一年兩年,甚至十年二十年。
此時,如果你有幸沒有發瘋,恐怕也很難再認同巴菲特的投資原則。因為在這個時候,你的時間成本正在趨向無限大。30歲時犧牲你可能得到的大部分消費,傾其所有買進一檔股票,等到你80歲的時候,讓你成為億萬富翁(還僅僅是一種可能),或者乾脆在你死後讓你成為億萬富翁,你會作這種選擇嗎?顯然不會。除非你買進這檔股票是為了驗證某種真理,而不是為了賺錢。
不要以為這種“市場錯誤”只是小概率事件,只要你真正置身於市場,你就會瞭解,這種錯誤不僅不是小概率事件,而是經常發生的高概率事件。
甚至你索性就已經置身於一個錯誤的市場之中,比如中國股市,經常被這種讓人沮喪而痛苦的投資“經驗”所包圍,你如果還能堅守巴菲特的理論,那你可能已經接近巴菲特,但這並不能保證你能夠投資成功。因為你可能沒有巴菲特那樣的運氣。
事實上,即便是置身於美國這個有效市場的巴菲特,也肯定經常遇到類似的處境。在這個時候,我相信,巴菲特已經不再是憑自己和人類有限的理性在投資,而是在憑藉一種信仰在投資。換句話說,巴菲特必須憑藉對個人投資原則宗教般的虔誠才能夠堅持下來。
在這個意義上說,任何一種投資原則,不在於你是否掌握了它,而在於你是否真的“相信了”它。
有人說,巴菲特的時間成本為零。在我看來,這真正洞悉了巴菲特的秘密。一個時間成本為零的人,顯然是一個信徒,是一個遠離人性而接近神性的稀有動物。
信仰不能保證你的世俗成功,但卻能保衛心靈的安全。巴菲特很幸運,既維護了自己的心理健康,又獲得世俗的巨大成功。但顯然,巴菲特本身只是一個偶然,一個小概率事件。
這就註定了,我們這些俗人很難成為巴菲特。即使你能夠完全模仿巴菲特,你也很難像巴菲特一樣幸運。因而,我們無法成為巴菲特。   
克爾凱郭爾說:“你怎樣信仰,你就怎樣生活”。用在投資生活中,這句話可以變成:“你怎樣信仰,你就怎樣投資”。誠哉斯言。因為有限的人類理性根本就無法隨時隨地地指引和保護我們。
無論人類理性看上去多麼強大,多麼完美,我們依然生活在不確定之中,而惟一能夠戰勝這種不確定性的,絕不是什麼高深精妙的理論,而是簡單的信仰。


更多學習資源,請加入臉書社團
【打造你的專屬交易系統】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groups/315177545650227/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